随笔 其二 《生活》

发布于 2021-02-08  177 次阅读


为何当今社会总在崇拜“弱小”

放假的日子过得真的很快,无意义,不充实,但时间依旧在奔涌 当年还小在母亲抱怨“时间跟火箭一样快”的时候我还在碎碎念着“骗子,哪有这么快”。。。。。

过年回老家 母亲总是说乡下有过年的味道,这点确实,在烟花禁放,聚餐禁止的时代能听到爆竹的破裂声确实算得上是“有年味了”

这两天我们两三家人聚集在一起 在外婆的老房子里生火做饭,几十年没使用过的老炉子被重新点起了火 旧锅 还能用 旧碗 瓷的洗一洗依旧光洁如新 除了油灯变为了电灯 剩下变的就只剩下人了

第三天,到乡下的第三天 或许是巧合 也或许是有意为之 反正我母亲带来了几个我出生到现在见面次数不超过五次的一群人我的“表姐”“表哥”还有几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他们的父母和我父母很是熟络,但是我们小孩宛如陌生人一般 我也有意的排斥着他们 不为什么 不知为什么 可能仅仅只是排解着我心中的不快“为何不快?”我说不清楚

那天晚饭我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饭 然后以“作业没写完”这个理由走路回了家 逃离了这个让我不适的环境 我知道这样做很不妥 但是那种不适感在他们来的时候慢慢的从心里的不是慢慢的有往生理上转移 我不知为什么 原因当然不在他们 原因是我自己

晚上母亲回到家她把我叫到卧房 她 她用她那小心的语句小心的诉说着我的不对,没错,这都算不上教育,诉说 诉说 诉说 我笑了 笑了 笑得很小心 我笑了 笑得。。。

这件事情最后以我向她拜拜手冲到卫生间作为结尾

问题不在她 问题不在他们 问题是我自己


终于 公交司机在大家的责骂下给那位老奶奶让出了位置......